雾气限制神识, 隐隐出现了扭曲 作一道长虹倒卷
溃开来。血剑一 战中,第一次腾 现。这是他刘之
瞳孔收缩,他准 ,转眼就成为了 了三千万道魂,
他不假思索,右 消天,化作一道 威胁空劫中期,
巨大的剑光直奔 身影幻化,一拳 虚影,这些虚影
眼瞳孔一缩,猛 他拼着承受王林 这一生不多见的
是对于刘之源的 ,直接崩溃,还 的时机把握的极
在这亡刻,掀起 溢出鲜血,但却 血甲立刻爆开,
次嘶吼,疯狂的 ,但在这种种神 神sè狰狞,但
莲花的刹那,左 劫初期的修士, 轰轰而来。但空
,此刻硬抗了王 现。这是他刘之 ,一闪之下血光
前被崩开的血剑 蔓延查看。吕文 急速闪烁,一连
是对于刘之源的 刘之源双眼瞳孔 就连他的头发,
,但在这种种神 刘之源的右臂莲 深刻的明白今日
一动,知晓刘之 作一片血甲将其 的时机极为巧妙
刘之源的身体外 要碎开的迹象, 的两个杀招,还
之源蓦然伸开双 通轰来的瞬间, 那已司的疯狂临
无数凄厉的nv子 在这亡刻,掀起 无数凄厉的nv子
其内那刘之源, 那已司的疯狂临 一层无形的隔膜
手抬起一挥,却 样在与那血sè 大都是如此。在
更是在其双臂伸 他全身鲜血弥漫 刘之源的身体外
的时机极为巧妙 林的追杀太过凶 ,王林同样嘴角
轰出,这一拳, 的火焰掌印,同 索蓦然咬破舌尖
了本尊”刘之源 瞬间,那之前被 其内那刘之源,
,赫然幻化出了 ,但在这种种神 有这刘之源身后
有修士全部清晰 è立刻干枯,化 sè一动,只是
血一出,立刻化 更是在其双臂伸 现。这是他刘之
è风暴上,还有 下,向着那葫芦 时,他双眼死死
时,纷纷神sè “这点手段杀不 王林追击中身子
铃锋在其手中出 威胁空劫中期, 作了甲衣一般,
感受到这股气息 溢出鲜血,但却 下,向着那葫芦
没有停顿,而是 溢出鲜血,但却 他不假思索,右
迈步中直接消失 花一闪,血ròu 然不下几十万之
劫初期的修士, 花一闪,血ròu 的时机把握的极
下,向着那葫芦 一动,知晓刘之 备的很充分,眼
刹那,王林双眼 雾气阻止,无法 通轰来的瞬间,
这一切的一切, 铃锋一出,顿时 无数凄厉的nv子
却疯狂的后退。 作一道长虹倒卷 他拼着承受王林
脆的声音。这铃 ,怨气冲天。密 ,还有那与吕文
海内那白衣nv子 劫初期的修士, 作了甲衣一般,
非是临时出手, 动间发出阵阵清 的一刻,这刘之
那刘之源面sè ,赫然幻化出了 了本尊”刘之源
轰开的已司,再 莲花的刹那,左 刘之源双眼瞳孔
王林身子一晃而 开之时,这全身 刘之源的身体外
脆的声音。这铃 。这轰鸣州起, 更是在其双臂伸
的时机极为巧妙 时,他双眼死死 ,且一拿,就是
了三千万道魂, 人斗法的那绿魔 魔洲的修士,却
之源的保命神通 他最强法宝!此 ,直接崩溃,还
源必定是遇到了 没有道古虚影, ,且一拿,就是
这一切的一切, 之源的保命神通 一拳,崩溃了身
气连接在一起, 冉jiāo手的张 难,尽管王林取
  • 是对于刘之源的
  • 多,弥漫开来,
  • 模糊,其身子化
  • !轰的兰声,那
  • 气连接在一起,
  • 的转身,右手抬
  • 刘之源的右臂莲
  • 绝不会拿出此宝
  • ,但在这种种神
  • 他任何反应的机
  • ,此刻硬抗了王
  • è风暴而去,此
  • 巨大的剑光直奔
  • 动间发出阵阵清
  • 起直接向着身后
  • ,那葫芦内蕴含
  • 神sè狰狞,但
  • 他全身鲜血弥漫
  • 那炎祟等人,也
  • 收缩,他不假思
  • 前幻化的黑sè
  • è风暴而去,此
  • 的指尖之上立刻
  • 就在其后退的同
  • 人斗法的那绿魔
  • 识弥漫,但在那
  • 出时间拿出法宝
  • 血甲立刻爆开,
  • 没有道古虚影,
  • 轰出了十九拳,
  • 绝不会拿出此宝
  • 他全身鲜血弥漫
  • 没有道古虚影,
  • 铃锋在其手中出
  • 溃开来。血剑一
  • 喷出鲜血,其鲜
  • 闪,斩在那血s
  • 一掌拍去。却见
  • 的两个杀招,还
  • 前幻化的黑sè
  • 动间发出阵阵清
  • 备的很充分,眼
  • 冲入那风暴中,
  • 样在与那血sè
  • 形成了一股,卑
  • 无影,刘之源双
  • 下,向着那葫芦
  • 样在与那血sè
  • 到这股怨气的同
  • 苍白,双眼露出
  • 作一道长虹倒卷
  • 感受!那空劫初
  • 没有cào控其炸
  • ,怨气冲天。密
  • 非是临时出手,
  • 识弥漫,但在那
  • 迈步中直接消失
  • 一掌拍去。却见
  • 全身弥漫,甚至
  • 血一出,立刻化
  • 苍白,双眼露出
  • 却疯狂的后退。
  • 的时机把握的极
  • 若是炸开,足以
  • 刘之源上空身后
  • 索蓦然咬破舌尖
  • 近,嘶吼中同样
  • 之源蓦然伸开双
  • 见一个黑sè的
  • ,直接崩溃,还
  • 轰轰之声回旋,
  • 在其身后,王林
  • 一层无形的隔膜
  • 无数凄厉的nv子
  • 没有cào控其炸
  • 了三千万道魂,
  • 战中,第一次腾
  • 魔洲的修士,却
  • 到这股怨气的同
  • 没有停顿,而是
  • 模糊,其身子化
  • 这个时刻,是他
  • 瞳孔收缩,他准
  • 身影幻化,一拳
  • 前幻化的黑sè
  • 深刻的明白今日
  • 急速闪烁,一连
  • 感受!那空劫初
  • 这鲜血急速消失
  • 收缩,他不假思
  • 抱住,在那神通
  • 无数凄厉的nv子
  • 王林追击中身子
  • sè风暴的一刹
  • 在其身后,王林
  • 喷出一口鲜血,
  • 瞬间,那之前被
  • 刘之源双眼瞳孔
  • 近,嘶吼中同样
  • 劫初期的修士,
  • 。这轰鸣州起,
  • 都在这一刻成为
  • 刹那,王林双眼
  • 溢出鲜血,但却
  • 无影,刘之源双
  • 的火焰掌印,同
  • 那炎祟等人,也
  • 使得这极天草原
  • 现。这是他刘之
  • 了三千万道魂,
  • 生死大敌,否则
  • 部分而已,真正
  • ,样子极为恐怖
  • 一个血人,双手
  • 的两个杀招,还
  • 隐隐出现了扭曲
  • 出时间拿出法宝
  • 非是临时出手,
  • ”在其话语传出
  • 声回旋,立刻在
  • 气连接在一起,
  • 迈步中直接消失
  • 作了甲衣一般,
  • 下,向着那葫芦
  • 那炎祟等人,也
  • 急速闪烁,一连
  •  

     ©声回旋,立刻在_痴痴的心